迷惑的贾科梅蒂在纸面上横涂竖抹反复搜寻着对象的准确形象,他认为自己始终画不准,客观地看他是正确的,因为大家都喜欢廉价而简单的过程与结局……

各色小花,花园中随意拍得。

离家在外的你我是否时常想起老家门前的时光?儿时的玩伴已天各一方,老城的街巷已经被高楼大厦所不断刷新,许多的90后00后年轻人已经没有了老宅的记忆,也许只有在我的画和旧照片才能够留住那已经回不去的“故乡”。

绝版套色木刻是一种神奇的艺术,一块母版数次刻印,在纸面上慢慢呈现自己的构想,结果可能出乎你的预料,但机会只有一次,因为刻印过程也是自然毁版的过程,不可反复,就像真实的人生。

我的木刻油印版画藏书票《得鱼》

疾飞的翠鸟入水啄取那游弋的小鱼,以鱼虾为食的翠鸟得到了一餐美食,以水草、浮游生物为食的鱼儿失去了生命,鱼儿的躯体提供了翠鸟生存的能量,而它终有一天也会死去腐朽融入这土地、水域并滋养其上生长的植物,大自然的能量就在这奇妙的得与失之间默默流转着,人生的得与失是否也如是呢?

©noname-week | Powered by LOFTER